疫情不必怕一起战胜它!(一方有难 八方支援)

 

  2月13日,在武汉儿童医院,经过两个多星期治疗,一名危重型新冠肺炎患儿康复出院。患儿年仅1岁两个多月,因间断腹泻、呕吐、精神萎靡、呼吸急促,被紧急送入武汉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隔离病房救治。经治疗,患儿肺部感染已基本吸收,且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,已达出院标准。武汉儿童医院供图(新华社发)

  随着武汉市对新冠肺炎患者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工作的开展,连日来一批批患者陆续出院。记者采访了4名出院患者,讲述他们配合治疗、摆脱恐惧、战胜病毒的故事。

  2月5日,张昌盛出院了。他是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最早被感染的14名医护人员之一,也是14人中病情最严重的之一,但他始终保持乐观态度。

  1月17日,张昌盛发热37.8度,浑身乏力。因为神经外科监护室病房收治了很多危重病人,他坚持上了夜班。第二天,同科室的医护人员做咽拭子核酸检查,确认14人感染。

  “医院通知我下午住院隔离观察,我蒙了一下,但很快镇定下来了,我很庆幸及早把家人送回了老家,而且我相信医院一定能治好我的病。”张昌盛说。

  张昌盛说,他爱人是协和医院的护士,“见过大场面,并不怎么害怕”。“但孩子们还小,每次都会问‘爸爸好了没有’‘可以出院了吗’‘能来接我们回家了吗’,我都会告诉她们爸爸快好了。”张昌盛说。

  “我知道疾病会是一个发展的过程,总会有一个拐点出现的,只要我把那个最困难的时期过了,就会逐渐好起来。”张昌盛说,他的管床医生王小溶一直在鼓励他,很多同事也会抽空打电话给他打气,给他送营养品。

  “他们真的很贴心、很认线日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出院之后,说起广东医疗队,张女士说的最多的就是“谢谢”。

  先是担心,再是恐慌,而后是镇定,最后又有点后怕……回想起这些天的经历,吴刚(化名)觉得自己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。2月14日,是吴刚康复出院的第五天。

  “我已经在家隔离两周了,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。”52岁的老田是武汉本地市民,1月30日从武汉市肺科医院治愈出院。

  “看到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护士,一开始我有点慌。”老田回忆,在隔离区,他连续几天都在吸氧。“我刚开始住院的时候,家里人都挺心慌的,但通过视频聊天,他们看到我的状态一天天变好,也就踏实了。”老田说,治愈后他在家隔离,两周独自待在房里,一个人吃饭,用的东西也跟家人分开,“从今天起,我能和家人一起吃饭了,很开心。”